儿童有自己的行动节奏

儿童需要运用自己的双手,这是他工作本能的一种表现。如果成人不理解这一点,就很容易阻碍儿童的身心发展。

不过,这不仅仅是因为成人有自我保护的心态或欲望,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有一个原因就是:成人卡中行为的结果,且只会根据自己的标准或思维来决定用什么方法去做。

成人会遵循“最大效益原则”这条生活的法则,因为这可以让成人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成人看到儿童做某件事要比自己多付出很多倍的努力和时间,结果却收效甚微,而自己则可以干净利落又快速地完成这件事时,成人就会忍不住出手帮助孩子。

对成人来说,儿童热衷于那些毫无用处的事物、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如果一个孩子看到桌布倾斜了,他会思考桌布该怎样辅正,并试图把它辅正。对于年幼的孩子,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动作。成人只有给孩子自由,不阻止孩子,孩子才能做好这件事。

小孩子想自己用梳子梳头发时,这是一种很可贵的举动,但成人却没有因为孩子的主动性而感到高兴,反而指责孩子瞎逞能。

因为,成人相信儿童不可能快速地把头发梳好,无法梳得又快又好。于是,成人就三下五除二帮助儿童把头发梳好了。

儿童本身想亲自尝试着梳头发,但却被成人夺去了梳子,任由成人给自己梳头发。对儿童来说,成人是一个力大无比的巨人,自己无法与其抗争。

同样,如果儿童想自己穿衣服或鞋子,成人也会自作主张地帮助儿童去做,儿童充满热情地要做事的很多尝试都被成人阻止了。

儿童做事时,成人很容易不耐烦或恼怒,因为儿童做的事情在他看来毫无用处,也因为儿童做事的速度、节奏、方式都与成人不一样。

一个人做事的节奏不会轻易改变,儿童做事的节奏也是如此,就像一个人的体型,很难一下子改变。

如果别人的做事节奏与我们的节奏相近,我们就会感到舒服或高兴;而如果别人迫使我们改变自己的节奏以适应对方,我们就会感觉很痛苦。

比如说,身体健康的人和身体一侧瘫痪或有疾病的人一起走路,身体健康的人就会感到不适应;同样,健康的人用手喝水时轻快自如,但他会觉得中风的人颤抖的手拿被子喝水非常别扭。

如果可能,我们会有一种去帮助这些人的冲动,我们会用自己的节奏代替他们做事情,以此来缓解我们自己内心的不适。

成人对待儿童的行为与这些现象很类似。因为按照成人的节奏,儿童的行为非常笨拙而缓慢。成人会无意识地阻碍儿童的行为,就像赶走一只苍蝇一样——成人想要去帮助儿童,以尽快摆脱自己内心的不适。

不过成人可能会乐于接受那些敏感而灵活的孩子,这些孩子的节奏与成人的节奏不会相差太远。

成人若阻碍儿童自己的活动,这会成为儿童发展的障碍,此时儿童可能就会变得任性,会大哭大闹,拒绝与成人在行为上保持配合。

儿童的这种表现表明,儿童希望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做事,去成长,他不希望成人左右他的努力和成长。

成人阻碍儿童自己的活动并帮助他去做事,这是毫无必要的帮助,这会压抑儿童的心理发展,对其今后的生活和成长产生不利的后果。

 

 

我家叶子也有这种情况,我本身就是个急性子,遇到她要自己做事情的时候,我最好的办法就是目光离开她,看书或者去其他房间,等待她完成她手头的事情,或者就是等待她向我求助。

儿童和成人最大的区别其实是在与对这个世界的忍耐力。成年人经过多年的磨砺,很多性格上的边角都被磨平了,而儿童却在这个世界上处处彰显自己的性格,想让自己得到更好的发展。我们为什么不满足他们呢?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