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郑毓信:“数学深度教学”十讲之三——什么样的数学教学要不得

明明是在讨论“深度教学”,怎么又转向“什么样的数学教学要不得”这样一个论题?因为就当前而言,大多数“要不得的数学教学”都属于“浅度教学”的范围,与“深度教学”构成了直接的对立,所以这一讲有益于我们更好地认识“数学深度教学”,包括我们当前究竟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提倡。 为此,先来看这个问题:什么是数学教学最基本的要求? 目前,人们在这方面最普遍的一项共识是:数学教学应是理解教学,而不应是一种机械的行为,也即让学生通过机械记忆与简单模仿来学习数学。这也可以看成“数学教育教学传统”的一个核心内容。 在美国 ...

郑毓信:“数学深度教学”十讲之二 ——“数学深度教学”的具体涵义

在第一讲中,我们既提到了数学教学应当努力促进学生思维的发展,又认为片面强调“人人都应学会数学地思维”体现了狭窄的“学科性思维”。这两者是否有一定的矛盾?恰恰相反。笔者以为,这十分清楚地表明了由“帮助学生学会数学地思维”转向“通过数学学会思维”的重要性,后者可被看成这里所提倡的“数学深度教学”的一个重要内涵,即我们应当由突出强调具体的数学方法和策略,转变为注重一般性思维策略与思维品质的提升。 还应强调的是,上述主张反映了这样一种思考:数学教育应为大多数将来未必会从事与数学有关行业的学生作出实质性的贡 ...

#每日一说#

如果我们证明自己可以灵活应对意想不到的情况,就能帮助孩子认识到,他们也可以忍耐不确定的状态,等待更多的可能性展现出来。

——苏珊·施蒂菲尔曼

#每日一说#

“母亲去世之前最后一次对我发火,是因为她看到我一边浏览电子邮件,一边和孩子们交谈。‘我讨厌同时做几件事。’她用那种令我自愧不如的希腊口音说。换言之,以肤浅的方式与整个世界练习起来,会妨碍我们与最亲近的人建立深入的关系——包括我们自己。这就是智慧所在。”

——阿里安娜·赫芬顿

#每日一说#

应该让孩子知道,我们希望他们在生活中保持好奇、兴奋、热情,我们来到人世间是为了享受生活,而不是削尖脑袋拼命向前挤。

——苏珊·施蒂菲尔曼

#每日一说#

帮助你的孩子发现努力带来的快乐——这一点没错!但也要让他们知道,即使没有获奖,没有金牌和奖杯,他们尽力最大的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本身就是最好的回报。

——苏珊·施蒂菲尔曼

#每日一说#

如果孩子学会以自我作为参照物——意味着他们会扪心自问,了解自己对于某些事情的感受,而不是条件反射性地观察外界反应,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做得很好——他们内心会更坚强。

——苏珊·施蒂菲尔曼

#每日一说#

这是个充满竞争的世界,比较有干劲、有毅力的孩子,通常会比那些没什么动力的孩子表现更好。但如果孩子们认为我们最关心的是高分或奖状,他们可能会忽略那些不太容易衡量或认可的成就。

——苏珊·施蒂菲尔曼